你所謂的平衡,隻是在工作和生活之間來回妥協
日期:2017-08-10 浏覽

作者|古少俠

來源|古典古少俠(gudian515)


“我好累啊,心力交瘁,快不行了。” 

J對我說。


她的确是心力交瘁——

“老闆的方案明天要交,孩子還要輔導作業,我自己還想讀本書…… 老公明天出差,還要幫他準備行李。”

“少做點不行嗎?”我問


“那怎麼可以?我們老闆是個細節控,老公出差箱子亂糟糟的别人還以為他沒人管呢,我們家寶寶我不盯着就不好好寫作業;我自己好久沒有學習了,我都焦慮死了……”

抱怨了半天以後,她突然問我:


“唉,你說怎麼才能工作生活平衡?”


我本來想說,

其實吧,讓你老闆發次飚,讓你老公箱子亂糟糟,讓孩子少交一次作業,丢下專業書跑出去看一場電影,和閨蜜噴一頓狗血的生活然後張牙舞爪的吃頓小龍蝦,世界又能把你咋地?


不過我看看她,還是說:

“放棄吧。

你說的工作和生活平衡,其實是個神話。”

 


你看,一說到工作生活平衡,大部分人腦子裡想的是這樣的:


或者是這樣:



你們感受下

一神人用一根樹枝做支點平衡架起了N多樹枝


他們所謂的平衡工作與生活,其實講的是:你希望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時刻都很讓人無比滿意,挑不出毛病來。


工作和生活中,别人給你這邊的任務,那邊的任務,全都裝在框子裡,一個都不拉下。

 

但是時間有限,當這邊增加一個,另一邊就必須減少一些。然後你就有負疚感。


這是個零和遊戲。


希望這種平衡的人,心理底層都充滿着深深的欲望和恐懼:欲望是因為他們活在很多市井的規則裡,希望扮演有一個面面俱到的完人——三十歲之前要結婚;一定要住的離父母近一點;如果這個階段不上去就永遠沒機會了;當個好太太就要獨立支撐家庭;永遠不能對真心對你好的人說不——而恐懼是因為其實這些狗屁邏輯背後的完美生活,其實誰都做不到。


他們的人生隻有2件事沒做好,“這件事沒做好”和“那件事沒做好”。聽說過兩堆稻草中間的驢吧,一半餓死的,一半累死的。


這樣其實不叫平衡,叫做來回妥協(trade off)


谷歌的CFO  Patrick Pichette’s 在他辭職和妻子環遊世界的辭職信中寫道:“說到最後,生命是美好的,但不應該是一系列的妥協;尤其在商業和專業的努力和家庭社區之間。”


與其害怕這個或者那個沒做好,不如建立起一個有可能的平衡,創造一個你不用整天想着逃避的人生。

 


什麼是有可能的平衡?


這種平衡不是你在前面看到那種需要十多年練習形成的“單腳站在十個凳子上頂個缸”這種平衡,而是你在大街上看到幾乎所有人都能掌握的平衡——騎單車。


人生的平衡,是騎單車這種動态的平衡。



1. 根本沒有完美的一天,但也許有完美的一周。

 

生涯裡有一個練習叫做“想象完美的一天”——音樂響起來,大家冥想自己3年後最想要的完美人生。


你要我想,我肯定是這樣的:


“充沛的睡眠之後,我聽着自己最愛的音樂緩緩起來,洗澡,跑步,遛狗,和家人孩子擁抱……然後開車到自己的公司,嗯,這公司建立在一個森林之中。

我上午和大家談創意,中午約了一個商務夥伴聊天,下午和團隊碰業績,同時也提出來一些問題解決的方法,大家都非常滿意。

下午我五點多下班,準備參加一個課程的學習,在課上遇到知己,相談盛歡一起喝咖啡。

晚上回到家,我洗了個澡,看了部喜歡的電影,然後寫了篇讀後感,最後抱着愛人安然睡去。”


媽的,我算了一下,這需要72小時……


完美是有可能的,真正的問題是“一天”——以這個時間維度思考,完美永遠不可及,所以你焦慮,而且做什麼都覺得不完美。

 

但下面這樣的人生是有機會完美的:


每隔段時間埋頭苦幹,讨論項目一直到天亮,撕逼、吵架、身心憔悴,但是覺得值得;

每年一段時間,專門學習一門東西,然後認識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每個月和老哥們喝喝酒聚聚會吃吃小龍蝦;

身體搞得倍兒棒,拍個六塊腹肌照;

每年拿出一個長假的時間,陪孩子做一件她特别想做的事;

每周和愛人離開家裡約會一次,創造精心時刻;

……


平衡的焦慮往往來自于你希望時時刻刻平衡——但是如果拉長到某一個階段,比如說,我們的生命之花是一個月一做(回複“生命之花”可以看攻略),在其中,平衡就變得可以實現的——在某個封閉會議的下午出去喝咖啡的确不可能,但是每周專門給自己留出1個小時的甯靜咖啡時間,卻很有可能。


沒有完美的一天,可能有挺好的一周,不錯的一年,肯定有完美的一生。


一位經理向我訴苦——最近部門初創,任務一個接一個,覺得特别亂,完全失衡——但是拉長到2年來看,建立一個好的組織,度過了這個搭班子階段,這群人能平穩運轉兩年,是不是這個混亂期,還是挺值得的?


德撲高手的訓練課中,關于高手菜鳥的區别,第一條就是:

“赢家總在找概率,菜鳥每盤都想赢。”


生活的赢家也是一樣,他們總是知道自己現在在玩什麼遊戲,然後自己制定什麼算赢。這個階段,生存算赢;這個階段,戀愛算赢;這個階段,舒服算赢;這個階段,學到東西就算赢;他們盯着自己的階段性目标,一個階段内不用每天平衡,階段内靠近平衡就可以了。


平衡的高手懂得平衡的第一個秘密——平衡和騎單車一樣——眼睛盯着前方,才好平衡。什麼時候你盯着腳下,車就倒了。

沒有目标的人,隻好盯着感受,沒有平衡,隻有妥協。

 

2. 不是平衡,而是效能!


你肯定見過身邊的這種人——工作井井有條,效率奇高——你跟自己說雖然他牛逼但是老子有一個快樂穩定的家庭這種工作狂肯定沒戲——有一天你突然發現他有一對特别可愛有教養的孩子,還都特愛他,你對于人生深深失去了信心……

 

日本醫生吉田穗波,她的人生目标是工作、留學、兒女成群——這和你很像吧。不過她生了5個娃,上着班,五娃出生的時候,正好從哈佛畢業。




在她的《就是因為沒時間,才什麼都能辦到》(這個讓人郁悶的名字啊)裡提到,她的成功,主要在于高效能的管理自己的時間——利用零碎時間、放棄完美主義、控制情緒、随時打開書本、借力他人……總之,這姐姐開發了無數讓自己提高工作生活效能的事。

 

平衡者的高手懂的騎單車的第二個秘密:在平衡這件事上,騎得快比騎得慢容易多了。


與其關注工作生活平衡,不如提高工作生活效能:


如果你可以6小時内高效能做完8小時的事,你會不會更有機會平衡?

如果你可以用更高質量的時間陪伴孩子,你會不會更有機會平衡?

如果你學會一心三用,你會不會更有機會平衡?

 

持續的學習更高效的方法、敢于說“不”,尋找足夠多的支持系統,以及懂得見縫插針的休息,都是高效能工作和學習的必備技能。

 

3. 小事很重要


我帶女兒彎彎去過公園、一起畫過畫,講故事……做過很多事情。但是最近的一件小事,卻讓我們的關系有很大的進展。


那天媽媽在房間裡面哄妹妹睡覺,彎彎太吵沒被趕了出來,她站在門口沮喪地哭起來。我正和朋友在書房裡聊天,就走了過去,把彎彎抱到懷裡,也沒有怎麼理她,抱着她繼續開聊。


在朋友走了以後,她想吃松子,我教她一個遊戲,我說:“我們合作,我嗑開,你掰開,然後你自己吃一個,給我吃一個,好不好?”對于一個松子控,她一開始總忍不住掰開就吃,等到第5、6個以後,她開始懂得分享和合作,你一個我一個。


從那開始,我和彎彎的關系卻有了特别大的改變。她不再僅把我當成爸爸,而是一個朋友。


我想說的是,其實平衡在小事中。

 

前段時間遇到媒體神人高老師,她說最好的節目是“小切口,大主題”,其實改變你生活的事情,都在小切口之中——你沒有必要非要更衣沐浴,遠離郊區才叫休息;也不是隻有巴厘島旅遊,無人機送戒指,才 叫 做 愛。


有時候我們總想搬一塊大石頭,做一個重大決定,然後放一大段假,才讓自己平衡。其實平衡也許就是在最恰當滴地方,輕輕的點一下。

 

關鍵是找到自己生活裡的小切口和大主題。


也許是“專注”,也許是“自律”,也許是“聽完别人的話”……帶着這種主題重新回到工作和生活的細節,你會有很多全新的感受——你在一個地方的框框,就是所有地方的框框。無論是安全感、相處模式、看事情的方法、已經你做事情的方式。當你找到自己的主題,你就找到了2個踏闆之間的連軸,踏下一個,另一個也在前進。



不過,不管怎麼說,平衡工作與生活都是一件特别難的事——不過正如《死時誰為你哭泣》的作者羅賓·夏瑪說:“不是因為某件事很難,你才不想做,而是因為你不想做,讓這件事變得很難。”


人生就像一場半失控的騎行,别人看你的走得歪歪斜斜,你心中自有自己目标;

别人看你搖搖晃晃,隻要不翻車,不撞人,你盡管四仰八叉的開。